【殊琰】迦南之地(现代末世风)

⚠严重警告:点梗福利!圈地自萌!不撕,我们不撕哈!>_<
被一晚上泽野的歌激出来的东西,属于三无产品(无文笔,无逻辑,无科学),太喜欢殊琰这CP,算是邀请两位出演一部低成本R级科幻片行不?由于是点梗福利所以篇幅不会长(然而也不会太短!这个话痨写不来短篇QAQ)
没什么意义,就是想任性,想放肆,想看相爱相杀。ˊ_>ˋ

—————————————————————
背景:核战后的亚洲地区,科技曾高度发达,如今被战争摧毁得所剩无几。土地荒废,污染严重,食物匮乏,幸存者分成了几大类。

留守派:驻扎在亚十六区J市地底的幸存者,长年的避难生活让他们找到了在这种环境下生存的诀窍,过着艰难的生活。一直以来都在寻找让土地重新恢复生机的方法,在地下进行农业培植。

拓荒者:比较激进,认为地球不再值得呆下去,致力于将剩余的能源全部投入机械与飞船的制造中,以进行星际移民。采取精英政治,武装力量较强,似乎有得到某种力量的支持,对地球外有另一个生存地的信念坚定不移。

怒民:两个派别都不接受的人,偏激、残暴、完全泯灭人性,以末日来临为由随心所欲的杀戮和纵欲,大部分居住在荒原地带,特点是浑身布满了纹身,依赖化学强化剂。

辐射人:受辐射感染导致变异的人种,先天畸形,相貌丑陋,很弱小,但不被普通幸存者接受,流浪在荒原,常被怒民抓走做奴隶或者虐杀。

留守派把四处抢夺资源的拓荒者叫“疯狗”,拓荒者则认为留守派是毫无希望的懦夫。

拓荒者团体是故事发生三年前迁徙到J市的,由于吸纳了很多当地的幸存者,破坏了J市原有的社会结构,由此被留守派视为大敌。

时间线:
核战爆发前林殊与萧景琰同为军校学生,情谊深厚。
十三年前核战爆发,林殊与萧景琰失散。
十年前萧景琰随家族避难来到J市,萧氏逐渐成为J市幸存者主要带领人。
三年前拓荒者团体来到J市,与留守派爆发冲突——至今。

Chapter 01

——“你需来到这里,此番流着蜜与奶之地,赤脚所及之处皆为松土,极目所望之处皆为自由,你将来到这里,此番迦南之地,你将在这里,与爱共存,与爱长生。”

亚十六区·J市

正午1200时,辐射尘粒因强烈的紫外线照射危险性已趋向最小,空气质量有所提升,荒废的城区中开始依稀可见用各种遮挡物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人,他们一般在这个时候从地下避难所中走出,前往其他各个基地劳作,以换取食物或药品。

整座城市像被设置成静音般悄无声息,人们埋头快速穿过废弃的大楼和街道,再钻入另一个地下洞穴。地面上是危险的,尽管如今的空气、辐射都不再像以前那样致命,但见证过那场核战的人们依然对出现在地面心存极大的恐惧,若不是为了得到果腹的粮食,几乎没有人愿意从地下避难所中走出。

摩托车巨大的嗡鸣声打破了荒城的寂静,一只由五六人组成的骑行队从城中穿梭而过,清一色带着防风镜,并用围脖掩住口鼻,为首那人除外,几乎没做任何多余的防护,暴露在空气中的是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庞,浓黑的短发被狂风刮起如同烧灼的黑色火焰,硬朗的面部线条与紧抿的薄唇刻画出男子严肃坚毅的气质,在这曾经满是高科技如今却只剩残骸的旧城中,摩托上的人同残破的背景交织成一幅极具后现代末日感的画面。

哦,忘了说,这本来就是世界末日嘛。

蹲在大厦楼顶通过狙击枪瞄准器监视着男子的人咧嘴一笑,扣下扳机。

子弹打中摩托车前轮,车胎瞬间爆裂,萧景琰猛然刹车从车上跳下滚入一旁某栋建筑的阴影里,同时对身后的同伴打出一个手势,余下骑手纷纷调转车头,往小巷和不同的街区藏去。

“啧,把耗子放得满地都是,会让我很为难啊……”林殊起身将枪抗在肩上,走到大厦边缘,抬手遮住头顶的太阳光寻找着那个身影。

“老大!萧景琰现在落单了,要去抓吗?”一个士兵兴奋的叫嚷着,下一秒却被瞪得胆寒。

“那是你该管的事?滚去把刚才跟着他的那群崽子截住。”

“是……是的老大!”

林殊从身上拿出一个金属套环,将套环的其中一只挂在楼顶的管子上,另一只则捏在自己手中,略微往后退了两步带出一截钢丝绳,随后长腿一迈,没有任何预兆地冲出楼顶,那象征着拓荒者特有标志的军绿色围巾飞扬在半空中,飘出一个潇洒淋漓的弧度,即刻消失在众人眼前,只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手下。

从数百米高的大楼上纵身跃下,风声呼啸在耳旁,坠落的速度极快,早已计算好路线的人不慌不忙,精准的寻找落脚点,在距离地面三分之一距离的时候变为垂直于墙面,用坚实的靴底承受住几乎擦出火花的摩擦力,滑行在墙面上,五十米、二十米、十米,跳。

然而帅气的降落动作并没有如预想般成功,在临近地面只有几米的时候大楼内部突然冲出一个人影猛地扑向他,两人重重摔在地上,林殊——非常不幸的成为了肉垫,脊柱发出颇受压力的哀叹,后脑勺也被撞得发麻,轻微脑震荡是免不了了,在身体其他地方的痛楚浮起来前,左脸颊又迎来一只蓄势待发的拳头。

“你TM的……这已经是第八辆了!”

萧景琰怒不可遏,毫不客气地揍上这张可恶的脸,没有防备的腹部却突然被袭,让他不得已松开对身下人的控制,林殊随即抽身抬脚向他踹去,又被对方闪开。两人终于拉开距离。萧景琰捂着肚子吐出一口酸水,忍下胃里翻腾的痛楚,对面前的人怒目而视,林殊也好不到哪儿去,抬手掰了掰被揍得略微松动的下巴,破裂的唇角拉开一个戏谑的笑容。

“怎么火气这么大,基地上都没人给你泄火吗?啊,差点忘了,你们的教条要求禁欲对吧?真是可怜,瞧瞧都被憋成什么样儿了。看在咱俩曾经的交情上,如果你需要,我倒是不介意提供一点帮助哦~”

“谁!跟你!有交情!”

伴随着怒吼而来的是颗颗要命的子弹,林殊没料到他突然拔枪,直到子弹打在脚下才反应过来,立马溜进了身后的废弃大厦,靠在一根巨大的石柱后摸出了自己的手枪。

“景琰,别怪我没提醒你,就这种水准的枪法出来混可是很危险的。”

“你枪法好是么,拜托以后请瞄准我的脑袋而不是车轮。”

“瞧你说的,我怎么舍得。”林殊呵呵一笑,往发出声音的地方随意开了两枪,跟玩儿似的,“这年头要找到一张赏心悦目的脸不容易,我可不想看到你漂亮的脸蛋儿破个大洞。”

说了那人最讨厌听到的词语,却半晌没得到回应,林殊竖起耳朵打探周围的动静,发现萧景琰像消失了一样,别说脚步声,就连一丝气息都没有了。

哈,一个优秀的藏匿者。他可没忘记萧景琰曾是亚陆青年自卫军中最会隐蔽的士兵。

“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那么喜欢玩躲猫猫。”

从石柱后踏出来,林殊走到大楼中较为空旷的区域,手枪像是玩具一样被他拿在手里把玩,刀锋般的眉宇舒展,神情没有丝毫紧张,脚步不徐不缓,唯有那双凌厉的双眸在仔细搜寻着另一人的痕迹。

“景琰啊,这样太没意思了,难得你主动过来探望我,怎么也应该表现得更亲热一点对不对?”

萧景琰单手吊在一根钢筋上,冷静得像潜伏的猎豹,待林殊走入视线中再悄无声息地从断璧边缘飞身跃下,双腿牢牢攀住对方的肩脖,抓住那碍眼的绿色围巾往后一拉,俯身靠在他耳边咬牙切齿地低语:

“现在,够不够‘亲热’?!”

脖子被紧紧勒住,林殊在接近窒息间猛然向后倒下去将身上的人摔在地上,胳膊肘也重重击向偷袭者的胸口。萧景琰猝不及防,前胸后背几乎同时受伤,一时间骨骼咔嚓作响,疼得眼冒金星。林殊趁机翻身用枪口抵在他的下巴处,瞬间就扭转了局势。两人鼻尖对鼻尖,间距趋近于零,经过打斗后身体释放的热量与汗水蒸腾缠绕在一起,粗重的喘息和起伏的胸膛宣告着这场搏斗的激烈,似乎空气中都弥漫着肾上腺素过度分泌的味道。

“呐,这个,才叫亲热。”林殊喉咙已被勒伤,嗓音失了往日的清明变得沙哑不堪,语气却异常愉悦。

萧景琰不动声色地抽出腰后别着的弯刀,将刀尖对准林殊的脖后,吐出四个字:“疯狗,滚开。”

“不要总是疯狗疯狗的叫,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名字。”

“你在我眼里跟其他疯狗没有任何区别,我可没那个闲心给每只疯狗都取个名字。”

林殊眼色一暗,手中的枪使力,逼迫萧景琰仰起头:“萧景琰,你撒谎的本事依然很烂,你知道么?”

萧景琰手中的刀也往下刺了几分,刀尖缓缓没入皮肉,殷红的血珠冒出,再顺着林殊的脖子滑下来滴到他身上。

“撒谎?你想多了,对你,没这个必要。”

———————————————————

今天星期五,我熬夜我任性ˊ_>ˋ

顺便说一下,点虫先生的姑娘别急!有点就有吃,只是上菜顺序问题而已☺️

评论(64)

热度(286)

  1. 孤臣孽子痞柒_Wincestlov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