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琰】长焰烬歌 三章

(温馨提示:本章不虐狗,本章屠狗。)

顺道安利一首歌,拌着歌吃会更香:故梦-墨明棋妙

----------------------------------------正文分割线----------------------------

第三章

       抬起胳膊在空中抡了一圈,听得肩胛处传来清脆的咔嚓声,却没了之前的僵硬和刺痛感,红衣少年咧嘴一笑,随手抽了腰间的剑便耍了几个招式,动作干脆凝练,不带一点儿花哨,却也看得出刀锋凌冽,招招致命。林殊刚踏进祁王府的后花园,敏锐的耳朵就听见拳脚动作特有的风声,拨开一株遮挡视线的绿枝,那一袭烫眼的红衣倏地跳入了眼中。不是没看过萧景琰舞剑,但不知从何时起,他竟会觉得儿时的玩伴可以将剑舞得如此动人心魄。

     “景琰,大夫说了你这伤才好,不可动作过大,当心落下病根。”

     “知道了,皇兄。”景琰听闻兄长劝告,乖乖收剑入鞘,还报以一个明朗的笑容,林殊看着顿觉得胸口气息不畅,眉头一皱就迈步冲了上去。

      “走了走了,今儿还得去见太奶奶呢磨蹭什么!”

      “你从哪儿冒出来的……等等你跟皇兄请安了吗真没规矩……皇兄我跟小殊先走了啊……小殊你慢点儿!”

       祁王站在屋檐下不由得纳闷,他近来是不是哪里得罪了小表弟?看来平日里还得多往林府跑跑才是。

       两人一路打打闹闹到了永寿宫,才发现太奶奶这里真是好生热闹,不仅嫔妃娘娘们来了一堆,两位公主也都到了,笠阳公主还带了景睿,景睿又拉上了豫津,豫津正被霓凰揪着耳朵,一旁的小穆青幸灾乐祸拍手直乐。太皇太后正被逗得乐呵,一看见门口来了谁,更是开怀。

    “琰儿来了?快过来让太奶奶看看!”

    “太奶奶您可真偏心,竟看见景琰了。”

    “唉哟,瞧这牙尖嘴利的,晋阳,可都是你惯的?”

       晋阳连忙撇清:“皇祖母,我哪里惯得了他,这孩子脾性随他父亲,就是不服管教。”

       景琰一听,跟着趁火打劫:“太奶奶,小殊就服您管,您得好好治治他。”

    “我一个老太婆怎么治他,我看啊,给他讨个媳妇最省事儿。”太皇太后别有深意的同晋阳对视了一眼,“小殊,你明年就十七了吧?可有心仪的姑娘啦?”

      林殊没料到话头竟转向了这里,心里懊恼着,眼睛瞪向憋着笑的萧景琰。

   “太奶奶,我随父帅一年到头四处征战的,哪里有心思去想什么姑娘。”

    “既然如此……那太奶奶给你说个媳妇可好?”

       殿堂突然传来“咚”的一声,林殊闻声望过去,看见霓凰慌慌张张的捡起失手摔落的香炉,再审了审母亲的脸色,十有八九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这不妥,太奶奶您看景琰都还没定亲呢,哪有我在他之前的道理,要我说……”

    “诶诶诶,”景琰警惕了,连忙打断他,“说你的事儿呢,别扯我身上,太奶奶您刚才要跟他说哪家姑娘来着?”

       林殊咬牙,气这头笨水牛不明事理,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一句话。

     “给我说亲事你着什么急,你着急那你嫁给我啊?”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整个永寿宫顿时笑得人仰马翻,萧景琰气得直想拔刀斩了那根没羞没臊的舌头。

     “小殊这张嘴哟,真是饶不得人!”太皇太后抹了把眼角笑出的泪花,招呼站在晋阳身边的霓凰过来,拉住她的手又冲林殊点了点下巴,说:“霓凰,你难得来宫中,我这里没什么好玩的,让你林殊哥哥带你到处转转去?”

       小穆青一看姐姐要走,毫不含糊的就粘了过来,拉着霓凰的裙摆不撒手,豫津景睿这两个爱捣蛋的也闹着要跟去,只有景琰还在想着怎么回击林殊刚才的调侃,没回过神来就被人一把拉了去。

    “你说你是不是傻,太奶奶要给我说亲事你都不帮我挡着,还帮忙吆喝,有你这样兄弟?”

       林殊圈着萧景琰的脖子在他耳朵边低语,还顺手弹了下他的脑门。景琰这可不乐意了,无奈肩膀又不敢使力挣开,只能吊着眼角瞪回去。

    “你才是傻,给你说亲事你都不要,赶紧取个媳妇管着你!省得天天往皇兄府上蹭吃蹭喝……”

    “呵——好你个萧景琰,你在我林府吃得还少了不成?!”

       后边跟着的景睿见两人说着说着就吵起来,还吵得越来越浑然忘我,连忙上去拉:“两位哥哥,咱们今天可是要陪郡主呢,你俩别总凑一堆。”

       这时静嫔把景琰叫了去,说是要再看看他的伤好全了没。

       剩下四人走着到了花园里,豫津最为狗腿儿,生怕又被拉去练功夫,尽想着讨好霓凰:“霓凰姐姐,你说咱们玩点什么好呀?”

    “摸瞎子!姐姐,咱们玩摸瞎子吧!”小穆青提议,豫津圆溜溜的眼珠一转,不知想出了什么鬼主意,嘻嘻哈哈的拍手叫好,景睿觉得有趣,也赞同了。

     “不过,咱们得增加点难度,大家发式衣着都大相径庭也太好辨认了一些,要不这样,除了做瞎子的那一个,其他人都罩上一块儿布如何?被捉着的人不许说话,瞎子只许通过摸手来辨认。若是认对了,被捉的人就要受罚;若是认错了,瞎子得受罚。”

       提起玩儿的来,豫津一向是滔滔不绝,小穆青可按捺不住,急急忙忙的就要差人找布去,宫女太监们也不敢怠慢,赶紧拿了一堆红艳艳的上等缎子过来供他们用。

    “那,谁来当瞎子?”

    “当然是猜拳定了。”景睿在心里偷笑,林殊大概是他认识的人中最没猜拳运的那个。

     “罢了罢了,我来做瞎子吧。”林殊一副大方的样子,直接略过猜拳,“反正捉你们几个也是容易得很。”

       小人精豫津其实一早就看出霓凰那飘忽的眼神在看向谁,林殊刚一说要当鬼,他就立马拿着一根布条凑到霓凰面前,更是抓紧一切机会献殷勤:“霓凰姐姐,你手巧,帮小殊哥哥把眼睛蒙上吧。”

       霓凰本也不是扭捏作态的姑娘,拿了布条就站在林殊背后帮他系了起来,林殊比她高出一个头,让她不得不微微垫脚才系得上,仰望这个挺拔的背影,纵使也是能提枪上马、功夫不输男儿郎的巾帼,在这时也不由得心思柔软起来。

     “小殊哥哥可不许偷看啊,原地转十圈儿才能来捉我们!”豫津宣布了规矩,大家纷纷取了布遮住自己,在花园里找地方躲着。以林殊的耳力,哪能听不出他们的足迹,只是霓凰和景睿功夫底子好些,稍稍难分辨了一点,十圈转完,林殊一点儿力气没花就先捉了笨手笨脚的豫津,然后是差点儿载进池塘的穆青,哪里还用得着摸手,光是凭借气息就能断出谁是谁了。

       豫津不甘心,正在跺脚,瞧见刚刚赶过来的景琰赶快把他抓了来,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被蒙住眼睛的林殊,一个劲儿笑。

       景琰算是看明白他们在玩摸瞎子,但没看懂豫津这是想捉弄林殊,懵懵懂懂的就被盖了个红布推进了花园里。

     “小殊哥哥,你可得捉准了,这里边说不准有你将来的媳妇呢!”豫津惦记着刚在永寿宫听见的事,起哄道。想林殊应该猜不到这多冒出来的人,简直乐不可支。

     “诶,我觉着还真是呢。”林殊一笑,往霓凰的方向踏了两步,霓凰轻功好,脚尖轻点就躲开了去,景琰本着看好戏的心态站在原地没动,不料眨眼功夫手腕却被人猛的抓住。

     “捉住了。”低低的笑意从红布外面传来,景琰刚想甩脱,却被更紧的握住。

     “要讲规矩的啊,被捉住了就得让我猜猜是谁。”林殊顺着那只手腕往下摸去,轻抚过每一根手指头,没有遗漏哪怕一个指节,在这只手的掌心处更是流连许久,细细摩挲过每一寸留下茧子的地方,那是由于常握兵器而成的,他自己也有。

     “这是谁?我怎么猜不出?难不成真是老天爷给我掉下的媳妇?”装模作样的捏着这双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手,林殊为难的皱眉,“啧,真不好猜,真不好猜。”

        萧景琰早被他摸得面红耳赤,但又想看林殊认输,只得咬牙憋着。

     “豫津啊,你先说我若猜不出得受什么惩罚?”

     “你若猜不出,就跟被你捉住的人成亲去!”豫津当真以为林殊是猜不出呢,等着看他出糗,没想林殊一把摘了眼睛上的布条,认输认得极为爽快。

     “输就输,娶就娶吧!我看看谁是我媳妇……”

        掀开眼前大红的缎布,里面的少年正傻愣愣地望着他,瞳黑似墨,纯澈不染一丝纤尘,林殊只觉胸口一紧,似有什么重物深深沉入了心底,从此再也捞不起来了。

     “撒……撒手。”萧景琰止不住脸上翻滚的热气,觉得被这么逮着丢人的很,但林殊就跟中了邪似的,手如铁钳般拽着他。两人暗自使力较劲儿,都快忘了身旁还站着许多人,霓凰本也是因这乌龙笑得厉害,却在看见林殊的眼神后渐渐收了笑声,她岂能不认得这种神情,分明就是她自己望着林殊时的样子。

(未完待续)

---------------------------------------屠狗分割线----------------------------

作者又来瞎逼逼:同志们,今晚不是吃玻璃,是吃刀子啊QAQ,你们准备好了吗?为保证各位战斗力充足,特在今天发三千多字的糖。(我乖不乖?嗯?^ ^)

然后就是……终于圆了我YY一百遍的摸手梗和红盖头梗(热泪盈眶),这盖头一揭,少帅也基本就告别纯情的友谊时代了(手动再见)。下一章开始画风会进行突变(做好心理准备)。再次重申本文的设定属于半架空,特别是少帅的私设会比较多,由于被电视剧中圣母苏哥哥虐得体无完肤,所以本文中少帅不会那么家国天下什么的(对我凑是任性!我凑是无理又霸道!我凑是言情又狗血!我凑是要睡萧景琰!

好了,今天话有点儿多,欢迎姑凉们继续留言跟我聊,欢迎跟我讨论如何睡萧景琰<3


评论(75)

热度(591)